导航菜单

壮丽70年·辉煌七十事 ? |“铁牛”奋蹄 稻谷飘香 ——70年农业生产机械化篇

18: 13

来源:武夷新闻网

华丽70年,辉煌的70件事? | “铁牛”蹄米香 70年代农业生产机械化篇

7月,在“三夏”农耕季节,在吴川地区,很少有农民瞧不起工作,取而代之的是咆哮的农业机械。从传统的挖牛挖掘,肩镐,到现在的“铁牛”蹄,移栽施肥和干燥整合,原来的“野外”领域逐渐被“突然”的声音所取代。这一转变是武夷现代农业发展的动力,也是帮助武夷农民种植金稻穗的关键。

f25343ce689741eba7ac979703104f6f.jpeg

从种植到收获,从粮油到水果,我县农业生产全过程的革命性“机器替代”革命加速,“面向黄土回天”的传统农业时代逐渐飘忽远。

处理锄镰拖拽耙耙耙转场

新中国成立初期,我县农业机械化空白,农业设备仅限于传统的犁,锄头,锄头,铲子,锄头等,效率极低。 “雨是高而白的,斗篷在半夜被犁过。人们充满了力量,东方不清楚。”这是旧农业的真实写照。

aaad341e88d744938fd494dbb17479f1.jpeg

1955年,武夷县和玄平县农业局设立农具,配备农机干部,负责农业机械的推广和使用。同年,我县引进了第一代农业机械,如双轮双犁犁,单管喷雾器和手动双头掸子。 1979年,该县成立了县农机局,于1984年撤销并建立了县农机管理站。期间,我介绍了县内前后的百种农业机械。一些机械,如江西丰收27型中型拖拉机,背负式压缩喷雾机,以及湖州制造的“浙江120”半喂食联合收割机,都是农民。欢迎并投入使用,但由于各种原因,如成本高,缺乏农艺要求,没有配件供应,大多数都逐渐停止使用。因此,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,面向黄土的手工耕作仍然起着主导作用。

“在1970年,这也是大约在这个时候,土地上的大米,以及夜晚的大米。” 71岁的周元华是泉溪镇上湖村上滩村的自然村,是武夷远华食品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周国平的父亲。他回忆说,在改革开放之前,该村分为四个生产队,他是第四个生产队。 “早上四点或五点左右,制作团队早期工作的哨声响亮,大家伙共同派出'双抓'。当时,大米被镰刀割掉了,文件是一排斜齿。在米饭的情况下,左手抓住蚱蜢,右手用镰刀切割,然后去草地。“唰”的声音切碎了米饭的声音。这个领域是一个整洁的“唰唰”声音。“

“下雨时会变得多雨,肩膀会被收获。如果你想要争取更多的食物,你将依靠天空来帮助。”山谷的时间对农民来说是最大胆的。七月和八月的天气与歇斯底里症一样反复无常。早晨,天空晴朗,太阳正在燃烧。中午,云层在滚动,闪电和雷声,以及风雨。因此,在那些日子里,大家伙总是关注天气的变化。一旦乌云在空中,大雨即将来临,每个家庭就像一个紧急充电,像冲向日光浴场一样飞来飞去,扫过米饭。耙堆起来,然后盖上塑料薄膜,只擦拭汗流s背。在这样的天气,收获,脱粒,晒晒,然后另一轮耕作和移植。 “通过这种方式,犁地冲向木筏,没有时间整天休息,这一天将持续一个多月。”

机器替代“铁牛”奔腾犁10,000英亩

改革开放后,农民对农业机械的使用具有一定的思想基础。但是,由于农村经济落后,农民购买和经营新型农具的能力不足,农业机械化的发展一度受到限制。

c863149558144cd998ce9bcc5edfac65.jpeg

1982年,该县实施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。 “当时,我们团队里有一些豆腐,而且会有铁。我只会种植土地,所以我一下子就收了四五十英亩的土地。”周远华说。 “每次你必须等待完成晚稻种植,这将是真正的结束。收获大米后,你将不得不耕种田地。每个人都在奔波。那时,我们只有一头牛虽然团队中有拖拉机,但农民们很忙。本季的每个人都在排队等候。“周远华还清楚地记得,在一年内,家里的早稻收获速度很慢,早稻收获的时候也是如此。完成后,只有一头母牛在秋天之前无法完成种植和播种。还有四头奶牛。他和他的妻子一起决定在无人看管时“借”牛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村里所有家庭的灯都熄灭了,整个村庄都沉睡了。周远华潜入牛棚,将牛带出去。当他离开牛棚时,他敢于打开手电筒。经过一夜的黑色调,他抓住了牛并将其取回。

纯粹的人工养殖不仅是周元华一代人的记忆,也给周国平的内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“那时候,我还在十岁的时候,还在上小学,但是当我在忙碌的季节,我会去野外帮我和姐姐一起工作。一开始,我还是会手上有水泡,然后我就会出生。“ 2000年,周国平29岁时,家庭承包的土地今年已扩大到100多亩,而传统的耕作方式已无法满足生产需要。因此,周国平下定决心购买一台东风-654大型拖拉机和一台综合插秧机,这是他农业机械化的第一步。 “速度提高了几倍,从种植的一天增加到一亩,每天增加到超过30英亩。”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尝到机械化甜味的周国平购买了干燥机和收割机。武夷远华食品专业合作社现有16台水稻插秧机,7台拖拉机,8台干燥机,8台收割机.周国平凭借这些现代“助手”,实现了耕地,移栽,收获,干燥等大米。种植是完全机械化的。

智能农业机械唱着现代农业的主题

自21世纪初以来,我县农机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。特别是近十年来,该县的农业机械化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。机械化的“触须”已经遍布全县的种植业,畜牧业,水产养殖业,林业和水果业以及农产品的初级加工,农业机械服务已经扩大和全面加工。品牌化水平不断提高,农业机械化发展正朝着“全过程,全面,高产,高效”的方向发展。

4759fe3ae88b459ab28a8fa1c5ec15a3.jpeg

4月12日,在泉溪镇夏园村马蓬自然村的一个大型粮食种植户吉林莆田,一台智能无人移栽机被准确地插入到工作人员远程控制的苗木中。这是今年武夷县的东京。农业机械服务有限公司引进的最新插秧机2018年,武义县东京农机服务有限公司成立,打破了各种粮食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“一手搏斗”的局面。在我们县。公司统一采购农业机械统一管理和维护。技能培训,为农户提供一系列服务,如机械耕作,机器插入和植物保护。 “Lartiantian,Baimu乡,豫园乡等地几乎没有大粮农。他们都是散户投资者。很难承担个人购买的费用。农机使用时间短,利用率低。我们希望使用社会服务。该形式降低了农民的成本,最大限度地提高了农民的创收效益。“东京农机公司余志福说,公司目前有12台水稻插秧机,2台无人机,3台履带式旋耕机和轮式拖拉机.3台,8台专业机器干预,5台机械耕作机和6名无人防空人员。2018年,全县农户插入3000亩,机加工1252亩,无人机控制1800亩。

“在当前农业种植面积集中和集约化发展模式的形势下,提高机械化程度,让机器发挥主导作用是大势所趋。自动化和智能化使农业生产更容易,更有效。多年来,我县不断完善现代农业生产体系,实现农业机械化,科技生产能力。县农农局农机管理站主任张永忠告诉记者,目前农机有台。全县各类耕作和制备机械,种植和施肥机械,田间管理机械和收获机械,水稻种植和收获综合机械化率达到79.9%。

记者|朱宇

编辑|王志军

(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)

看更多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周远华

周国平

农业

农业机械

泉溪镇

阅读()

投诉